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高一生56封狱中家书出书 落实原民转型正义

高一生56封狱中家书出书 落实原民转型正义-最大的湖泊

2020年05月29日 11:16:30 来源:高一生56封狱中家书出书 落实原民转型正义 编辑:越南乳瓜

高一生56封狱中家书出书 落实原民转型正义

高一生56封狱中家书出书 落实原民转型正义

「父亲,我们做到了。」白色恐怖受难者邹族高一生在威权统治时期,从青岛东路3号军法处看守所寄出家书,他的次子高英杰将56封家书捐给人权馆并出书,落实原民转型正义。▲高一生的次子高英杰(图)出席与会,在高一生过世66年后家书能出版,高英杰感性说:「父亲,我们做到了。」(图/中央社)国家人权博物馆今天下午在中央社举行「高一生狱中家书」新书发表会,国家人权博物馆长陈俊宏、高一生次子高英杰、政治受难者蔡焜霖、台大历史系教授周婉窈、文化大学日文系教授冢本善也等出席。高英杰今天也再捐赠高一生的「家计簿」手稿,以及充满高一生眉批的「哈威老师」一书,让高一生的史料、文物更加完整。▲国家人权博物馆28日下午举行「高一生狱中家书」新书发表会,国家人权博物馆长陈俊宏(图)对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的议题提出看法。(图/中央社)1908年高一生出生于阿里山的邹族部落,1945年担任当时吴凤乡(今阿里山乡)乡长,1947年二二八事件时受到当时的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要求出面维持嘉义治安,高一生协助涉案者避难,1952年被捕,1954年以匪谍叛乱罪被枪决。高一生在台北市青岛东路3号军法处看守所拘禁的1年7个月中,写了数十封家书寄给阿里山的家人,现存56封被次子高英杰保留,2013年捐赠给人权馆。高英杰表示,信件书写语言有4阶段,起初先用中文,后来获准用日文,接着短暂用中文,最后又回到日文书写。由于是家书,人权馆邀请高英杰将日文翻译成中文,带入具体的人事物,再由同样遭受白色恐怖且历经战后最后一个日文世代的蔡焜霖校订润饰。最后再请周婉窈、致理科技大学教授津田勤子校订,力求趋近原意,集合4人之力,希望高一生的书信能带给中文读者日文原有的感动力。▲国家人权博物馆28日举行「高一生狱中家书」新书发表会,由国家人权博物馆长陈俊宏(右)等人进行对谈(图/中央社)陈俊宏表示,高一生的受难故事颇为曲折,受难原委迟至最近经由史料档案公开与亲友口述重建,始逐渐勾勒出脉络梗概与历史真相,对于台湾原住民族在威权统治过程中,遭受国家暴力迫害的真实境遇,有了更真切的理解,使得当前国家推动转型正义,特别是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的议题,更贴近原乡土地的情感记忆,可说是原住民族转型正义的第一哩路。对高英杰而言,在高一生过世66年后家书能出版,他感性说:「父亲,我们做到了。」在他记忆中,每一封家书大部分由二姊高贵美念给母亲和弟妹们听,「当时父亲书信是唯一安慰和支撑,尤其父亲最后的遗言『在田间、在山中、我的魂魄时时刻刻陪伴着』,成为激励家人极大的动力。」▲国家人权博物馆长陈俊宏(右起)、政治受难者蔡焜霖、高一生次子高英杰、台大历史系教授周婉窈、文化大学日文系教授冢本善也出席。(图/中央社)蔡焜霖表示,读完高一生家书后很感动,在一个人被逮捕后,经过刑求、羁押,还有天天都要面对死神的日子里,竟然以他丰富的精神、修养、学问表达对家人以及家园、族人的关怀。周婉窈说,编注本书时感受良多,希望读者在读这些信时,不只能走过历史的迷雾,认识到高一生,也认识到那个时代及其众多的受难者。长期致力研究原住民菁英的冢本善也,从创立「高一生研究会」持续至筹办「高一生生诞100周年纪念国际研讨会」,奠定高一生坚实的研究基础,也使「高一生狱中家书」得以在这基础上继续前进。

友情链接: